欧美另类丰满69XXXXX

                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資訊】醫療衛生新基建:補短板+科技帶動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0-05-28 訪問次數:438

                1.   我國醫療衛生體系存在歷史遺留的突出短板

                1.1 總量:人均資源不足,財政長期欠賬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目前我國每千人醫生數、護士數、病床數分別為2.6人、2.9人、3.8張,整體上與歐美發達國家尚存在一定差距,尤其是護士數量嚴重不足,而護士數量與醫療質量密不可分。此外,雖然我國人均醫生數量已經基本與發達國家看齊,但在醫師教育培訓的規范化、標準化方面仍然存在較大差距,導致醫療質量參差不齊。2018年柳葉刀雜志發表的一項研究中,中國醫療質量及可及性指數評估為78分,而發達國家普遍在90分以上,差距較大。

                財政投入方面,2018年我國政府衛生費用支出1.6萬億,在公共財政中占比僅7.1%,約為發達國家的1/3-1/2左右。從歷史看,我國政府在全社會衛生費用中支出占比曾長期低于20%,歷史欠賬嚴重,雖然“新醫改”啟動后快速增長,但目前仍然低于30%且近兩年呈現緩慢下降趨勢。財政的長期欠賬是我國醫藥衛生事業發展滯后和生態扭曲的突出原因,體現在基層醫療衛生體系薄弱、醫務人員陽光收入偏低、藥械采購系統腐敗盛行、民眾看病難貴等各類問題。

                1.2 結構:醫療資源過度集中于大型公立醫院

                三級醫院是等級最高的醫院,全國共有2500余家,雖然數量上僅占全國醫療機構的0.26%,卻擁有全國醫護人員的30-40%,實現全國醫療收入的58%。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共有醫療機構97萬家,其中城市公立醫院2萬余家,而等級最高的三級醫院2500余家。三級醫院集中了我國多數的優質醫療資源,2018年擁有醫生95萬、護士146萬,實現診療19億人次、入院0.93億人次、營收2萬億,分別占全國的30%、40%、24%、40%和58%。由于三級醫院主要位于地級市以上行政級別的城市中,縣域及鄉鎮較少,三級醫院醫療資源的過度集中和虹吸效應制約了分級診療及全民醫療均等化的推進。

                中國頂級醫院分布更加不均,集中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少數城市,占據最優質的醫療資源。根據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發布的《醫院藍皮書:中國醫院競爭力報告(2017-2018)》,2018年我國100家頂級醫院絕大多數分布于一二線城市,其中僅北京、上海、廣州就達到39家,占比近四成。 

                1.3 本次疫情充分暴露了我國醫療衛生體系相對薄弱的問題

                在本次新冠疫情中,我國公共衛生系統反應遲緩、動員能力差、海關檢疫不嚴格等問題突出,而人均醫療資源不足和過度集中問題導致了大規模醫療擠兌和二次傳播,加劇了疫情防控的困難。一是在疫情早期,我國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處理體系反應遲緩,鐘南山表示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后才引起廣泛重視,公共衛生應急依賴于少數權威專家而非系統機制;二是我國公共衛生系統的社會動員能力差,國家疾控中心分別于1月6日和1月15日啟動二級和一級應急響應,但全社會嚴格的防疫措施直到1月23日才在政府高度重視后得以實施;三是我國醫療資源人均不足和過度集中的問題導致大規模醫療擠兌,尤其是武漢,大型公立醫院人滿為患并造成二次傳播,部分病患無法收治并在社會中繼續傳播病毒,而基層醫療機構無所作為;四是我國在付出巨大犧牲并階段性控制了疫情傳播后,北京、黑龍江等地出現多次輸入性感染病例,說明我國的海關檢疫制度并不完善。

                我國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體系相對薄弱的主要原因在于“重醫輕衛”思想和基層財政支持不足。從思想看,由于傳統習慣及醫療行業的利益驅動,我國民眾和醫務人員普遍“重醫輕衛”,導致公共衛生長期缺乏足夠的關注度和政策支持,拖累公共衛生事業的發展。從經費看,我國政府衛生費用主要用于兩個方面,一是補貼醫?;?、醫療救助、補貼公務員醫療等,即補需方,二是補貼醫療機構,即補供方,以2018年為例,政府衛生費用共1.6萬億,其中補需方7800億,補供方5700億,而補供方中用于公共衛生和基層醫療機構的補貼合3400億,在政府衛生費用中占比僅21%。

                2.   醫療衛生新基建:補短板+科技帶動

                在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公共衛生建設及基本醫療服務,要求從制度上和投入上補短板,制度上包括疾控體系、傳染病直報和預警系統、疫情發布機制等,投入上包括醫療設施、移動實驗室、應急物資、居民醫保補助等。此外,醫療信息化、互聯網醫院等醫療科技在本次疫情中發揮了生力軍作用,受到政策重點扶持,有望帶動我國醫療衛生產業的模式變革和效率提升。

                2.1 補短板:公共衛生建設

                公共衛生應急方面,國家發改委已明確從四大方面加強公共衛生應急體系建設,強調重大疫情防控救治能力建設。5月20日,國家發改委發布《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內容主要有四大方面:一是疾病預防控制體系現代化建設,建設目標是每個省至少有一個P3實驗室,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個P2實驗室,提升縣級疾控中心的疫情發現和現場處置能力;二是全面提升縣級醫院救治能力,加強傳染病病區建設,擴增重癥監護病區床位;三是健全完善城市傳染病救治網絡,要求地級市擴大傳染病集中收治容量,加強重癥監護病區建設,配備體外膜肺氧合、PCR等儀器設備;四是改造升級重大疫情救治基地,每省建設1-3所。

                醫療物資儲備方面,將以應急物資儲備和保障機制為重點,其中應急醫療物資儲備規??赡茉?00億左右。2020年4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強調,要完善應急物資儲備品種、規模、結構,創新儲備方式,優化產能保障和區域布局。參照美國經驗,美國疾病管理及預防中心儲備了包含抗生素、化學解毒劑、抗毒素、疫苗、診斷試劑及個人防護裝備等900多種醫療物資,存放在6個保密倉儲地點,價值70億美元,合人民幣500億左右。

                目前我國醫療信息化行業規模約500億,政策推動下未來空間巨大。根據IDC數據,2018年我國醫療信息化市場規模492億,過去三年年化增長15%,增速較快。增量空間方面,由于我國規劃在2022年以前全面推行按病種付費的醫保支付改革,而按病種付費需以全面的醫療信息化和數據接口統一為前提,政策要求2020年二級以上醫院電子病歷評級需提升至3級以上,而2018年國內三級醫院和二級醫院電子病歷平均評級分別為0.83級、2.11級,因此預計我國醫療信息化產業將在政策推動下維持較快增長。

                競爭格局方面,渠道覆蓋及服務能力是主要因素,國內競爭格局相對分散。醫療信息化行業主要面向醫院,而醫院對系統的穩定性及維護能力要求較高,因此渠道覆蓋及服務能力是決定醫療信息化行業競爭格局的主要因素。目前我國醫療信息化行業相對分散,以醫療IT解決方案為例,5家頭部企業市場份額市占率合計40%,其中龍頭東軟集團14%。

                2.2.2 互聯網醫療:本次疫情有望成為行業爆發催化劑

                我國互聯網醫療起步于2014年,目前市場規模近300億,其發展瓶頸在于優質醫生資源稀缺、醫保接入不暢等。我國優質醫生資源基本被公立醫院壟斷,其自身沒有動力進行線上化服務,一般基層醫生又難以吸引患者流量,因此互聯網醫療在供給端受到較大壓制。此外,我國政策雖然對“互聯網+醫療”較為支持,但未能在醫保接入等實質問題上給予明確支持。2018年9月,《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出臺,要求互聯網醫院必須依托實體醫療機構,不得對首診患者開展服務,客觀上壓縮了互聯網醫院的發展空間。在此背景下,截至2019年底,我國共有互聯網醫院約300家,市場規模僅300億,行業滲透率不足2%。

                從實施主體看,未來我國互聯網醫院將形成兩大模式:一是以實體醫院為實施主體,二是以互聯網企業為實施主體。第一種模式由實體醫院主導,服務延伸能力強且患者在認知上更易接受,但公立醫院在互聯網+方面存在動力不足問題且各醫院之間過于分散,難以做深做精。第二種模式由符合條件的互聯網企業搭建信息平臺,由企業主導并與醫療機構合作提供在線醫療服務,活力強、效率高,但面臨優質醫生資源線上化動力不足的問題,商業模式仍在探索過程中。目前,實體醫院主導的互聯網醫院占比41%,互聯網企業主導的占比59%。

                健康是人民美好生活的基石,醫療衛生新基建具有突出的民生效益。目前我國經濟已經進入新常態,高質量發展并將發展果實惠及14億人民是未來的主要任務,而醫療衛生事業關系著人的生老病死,同時與貧困、社會公平等問題密切相關,最能夠體現民生。因此醫療衛生新基建是改善民生的最有效途徑之一,也是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體現。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
                欧美另类丰满69XXXXX